关键字搜索
请选择:
关键字: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工艺苑 >> 正文
  • 职工艺苑

风云回望近百年,西北二虎守长安

作者:赵艳 来源:西咸北环分公司大王管理所 时间:2019/9/3  

  “城里守军二万不足,城外攻方二十万有余,按说是十个娃打一个娃,怎么还打不过……账还有另一个算法,城里市民男女老少不下五十万,全都跟‘二虎’的将士扭成一股坚守死守,要把那五十万军人民人全部饿毙……大约得到秋后了……”刚刚故去的著名作家陈忠实的史诗巨作《白鹿原》中对于“二虎守长安”有过如此的描写。作为白鹿原故事的背景,陈大师的寥寥数笔,当然无法写尽西安这座老城那段无法触碰的惨痛记忆。而风云激荡,近百年弹指一挥间,当今日的我们再次回首这段历史,看见的又会是什么?
  刘镇华与他的“镇嵩军”
  在以往的官方记载中,这场浩劫的元凶——“镇嵩军”统领刘镇华一直以来都是以凶残、粗鲁的匪酋形象出现。实则刘镇华,其人才智过人,文武双全。是清末秀才,后来又入保定北洋优级师范学堂、保定法政专门学堂监狱科学习。可以说,是那个时代真正的“青年才俊”“知识青年”。
  早在1908年刘镇华就加入了同盟会;辛亥革命期间,他和王天纵(豫西刀客,尚义任侠、劫富济贫,有“中原大侠”的美称,袁世凯时代授陆军中将,历任京师军警督察副处长等要职,1919年病死四川)率领一支由刀客和盗匪组成的千余人武装攻打洛阳,突破天险函谷关,攻取灵宝、渑池等地,后又轻骑南下占领南阳,是如假包换的革命先驱与辛亥元勋。
  不想,“二次革命”爆发,刘镇华派人设伏杀害黄兴派往张凤翙、张钫处的信使,将南方革命党的密信作为投名状交于袁世凯(当时人普遍看好枭雄袁世凯,像刘镇华这样在各个强大势力间求生存的小军阀当然更是大行投机主义的道,因此刘这么做并不奇怪。)而后,刘镇华又派人割下北洋叛将白朗的头,并捏造“击毙白朗的经过”,向袁世凯“报捷”,得赏银十万元,被袁世凯授予陆军中将,获勋五位奖章。此后数年,刘镇华更加靠拢袁世凯,苦心经营镇嵩军(“镇”取自刘镇华的名字,“嵩”源自其队伍发迹于河南嵩县羊山)势力不断壮大。
  1916年6月袁世凯死后,刘镇华很快投靠了皖系段祺瑞。
  后来1922年4月,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冯玉祥东进河南,让刘镇华代理陕西督军。刘镇华掌握陕西军政大权后,大力扩充兵员,使镇嵩军进入极盛时期,兵力扩充到十万之众(孙殿英等著名的大匪帮武装此时也应势入伙),被吴佩孚视为“西北长城”。但刘镇华治陕横征暴敛,纵兵殃民,陕西民众发动了声势浩大的“驱刘运动”。无奈刘镇华手握重兵,又有直系军阀的支持,所以他在陕西的地位十分牢固。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后,刘镇华一开始站在吴佩孚一边,但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选段祺瑞为执政后(倒戈将军嘛.......),派胡景翼(陕西著名将领,曾经官至河南军务督办,奈何死因蹊跷——被他家猫挠死的!)进入河南,击败吴佩孚军,占据开封。看到局势有变,刘镇华再度摇身一变,通电拥护段祺瑞,命令驻守豫西的部将憨玉昆(“镇嵩军”其实并不是刘镇华一家的买卖,就像最初入伙的王天纵部一样,它更像是豫西土匪组成的股份制公司,刘镇华只是董事长兼总经理而已。因此,例如憨玉昆、柴云升、张治公等大股东都有自己的地盘和武装,特此说明)迅速向河南扩充地盘。憨玉昆率部袭击洛阳,逼迫吴佩孚逃往郑州。
  数年间,刘镇华在各大势力之间左右逢源、随风摇摆,只为自己牢牢把持经营数年的“镇嵩军”以及地盘。1925年10月,吴佩孚东山再起,自任十四省讨贼联军总司令。刘镇华经阎锡山与吴佩孚取得联系,被任命为讨贼联军陕甘总司令。刘镇华于是召集散落在豫西各地的镇嵩军,并纠结土匪、红枪会、大刀会等武装,由阎锡山提供枪支弹药,开始活跃起来。次年初,国民二军军长岳维峻被鄂军击败退到豫西,在陕州、灵宝一带遭到刘镇华部队的截击,岳维峻只身逃往山西,陕西派军队接应岳维峻,也被刘镇华打败。
  两场伏击战打完,刘镇华的镇嵩军士气大振,很快组成了一支号称十多万人的部队。由于陕军主力被鄂军消灭殆尽,关中守军薄弱,刘镇华又做起陕西督军的美梦,加上一些留在陕西境内的老部下的内应,刘镇华率镇嵩军占据潼关,长驱直入,直扑西安。一场大战,迫在眉睫!
  民党“二虎”与他们的“坚守”
  1926年,刘镇华“镇嵩军”进抵西安东郊十里铺,距离西安城不过数公里,千年古都就在眼前!刘镇华几乎可以认为自己二次封督,重温旧梦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了!可是,不管新梦旧梦,梦终究是梦。因为,此刻在西安城头等待他的是民党“二虎”与十几万三秦子弟!
  杨虎城,大家很熟悉。著名的“西安事变”的主导者之一,由于其积极倡导“国共合作、一致对外”而被我党尊为“爱国将领”。另一位,李虎臣。原名李秉信,字实生,后改名李云龙,字虎臣。李虎臣早年经历与杨虎城极为类似。同样出身贫寒,十几岁就开始给财主家扛活。辛亥革命爆发后,李虎臣甚至和杨虎城一样,都参加了秦龙复汉军,为推翻满清浴血奋战,1912年李虎臣退役,他走上了和杨虎城一样的道路,成为一名刀客。刀客是平民百姓对李虎臣、杨虎城这样的人的称谓,在政府眼中,他们就是匪徒。李虎臣的刀客生涯可以说是风生水起,在当年名噪一时的“渭北十八娃造反”之中李虎臣率领的刀客队伍是实力最强的一支武装。
  很快,李虎臣就受到招安,正式踏足陕西军界, 1918年初,陕西靖国军兴起,李虎臣和杨虎城又站在了同一杆大旗之下,成为靖国军的年轻将领,将近十多年的东征西讨让李虎臣在陕西军界是声名鹊起,成为不可忽视的实力派。而此时的西安城中,却只有李虎臣的国民二军第二师和第十二混成旅旅长卫定一的两个团,都因建制不全严重缺员,合计不足五千人。不久后,杨虎城亲率自己麾下的三个旅五千余人赶到增援。即便如此,城里城外,敌我双方兵力差距仍然很大,坚守西安几乎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5月,镇嵩军占领咸阳、西安间的三桥,西安遂陷入四面包围之中。镇嵩军绕城一周挖了宽深各6米的外壕,并加筑围墙一道。攻防双方遂在西安东关一带展开地道战。因地形关系,东关战场从战争开始一直到胜利,始终是镇嵩军进攻的重点,镇嵩军在城外设置炮兵群,炮轰东关陕军阵地,并在城外掘地道多处,企图轰炸城墙。杨虎城部的一个营奉命担任东关防务,在城下挖掘堑壕,专门防御镇嵩军的地道偷袭,镇嵩军几次挖掘地道,都被陕军发觉。在东关进行地道战偷袭时,镇嵩军还派出精锐,企图夺取南城制高点小雁塔。小雁塔由李虎臣部防守,镇嵩军集中重兵攻击,双方血战多日,镇嵩军先后占领小雁塔,但均被李虎臣组织敢死队夺回。
  7月,镇嵩军在炮兵掩护下,以敢死队1000余人由东北城角架云梯登城。云梯上非常醒目地用白布写着“云梯第一名赏洋1000元,第二名赏洋800元,第三名赏洋500元”的标语,鼓励进攻。重赏之下,镇嵩军拼死攻城,甚至一度有十余名士兵爬上城楼,城内守军沉着应战,短兵相接,战况极其惨烈。杨虎城甚至将自己的卫队投入战斗。战斗从早晨6时开始,一直延续到下午5时,才把镇嵩军打退。
  在镇嵩军拼命攻城的同时,城内守军也想尽办法,多次组织部队进行突围。9月,李虎臣和杨虎城从各部队挑选精锐近1000人,由李、杨二人亲自指挥,向城北大白杨、城西的潘家村分途突围。激战3日,占领了大白杨、潘家村等处。终因镇嵩军重兵反攻,守军在惨重牺牲之后,不得不放弃突围,退回城内。
  随着时间的推移,围困中的西安城的粮食越来越紧张。而为了断绝城里的粮源,这一年的6月初,刘镇华就一把大火焚毁了西安郊区10多万亩即将收获的麦子,西安是陕西省会,也是经济中心多少还有一些存量,围城前5个月普通民众和军人基本还有东西吃,但是5个月之后,情况就变了。9月以后困守西安城内的军民面临着粮食极度缺乏的困境,此时不仅连杂粮都已告罄,人们不得不以麦麸、油渣、酒糟、野菜为食,再后来所有可以吃的动物,皮革制品,甚至中药铺可以食用的药材都被吃得精光,城里的居民也曾经试图出城找粮食,却被刘镇华布的机枪封锁了道路,饥寒交迫之下,城里每天都有大批民众死亡,街头巷尾随处可见饿死的百姓,白骨累累,昔日繁盛的十三朝古都一时间变成了人间地狱。
  这一场持续了八个月之久的围困,到了这一年十月才开始有了转机,1926年7月,国民政府誓师北伐,蒋中正率军一路势如破竹,10月攻占武汉,消灭了吴佩孚的大部分主力,刘镇华背后的主子是直系,此时吴佩孚垮了,刘镇华也就折腾不起来了。到了10月中旬,国民联军强渡渭河,剑指西安,1926年11月28日,冯玉祥率援军赶到,西安重见天日。城内所见,树无皮,草无根,人无颜色,满目疮痍。
  西安城与它的“三秦魂”
  守城期间,由于断粮,死难军民达五万多人,1926年的西安围城之役,是民国历史上惨烈的一幕,然而还不是唯一的一幕,围城解除后,陕西当局决定将围城期间死难人民和阵亡将士改葬,选定的地址就是今天的革命公园。
  1927年3月12日,陕西党政军界数万人参加了陕西革命大祭和公葬,大会规定,参会的人员每人背一袋土,前后背来了两万多袋的黄土,堆成了两座大塚,掩埋了数千具无名尸体。祭奠那日,西安城内,万人空巷,举城哀悼。从草滩到西五路之间,肩担车拉,人流滚滚。由于守军坚守了8个月,拖住了刘镇华的主力部队,让他无法去中原作战,一定程度上支持了国民政府的北伐,而“二虎守长安”之中的主将之一李虎臣面对白骨累累,疮痍满目的惨状,心灰意冷决心从此退出军界,悄然走出隐居于三原。
  陕西自古即抵近边陲。三秦子弟千年以来,都为守卫华夏正统而与外族作战,养成了作风彪悍、不忍外辱的性格。敌众我寡,围城粮绝,西安不是首次发生,而守城八月奋战不降,守得的也绝不是一座城池,而是一种精魂,一种足以和千古帝都同样永垂不朽的精魂!

  •  
  •